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

当前页面:新闻中心 > 国内新闻 > 

《态度》之迹忆
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27 22:24:20    作者:

  年轻的时候喜欢做梦,梦里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切实际。生活在阳光里,一屋、两人、三餐,四季。即便在梦里老去,也不过是一粥一饭,一亩田一荷锄,一群鹅一垂钓,一张暖炕一本书。

  如果真的有一天,一个人告诉我,你已经老了。

  我希望那个人曾对我说:六十年后,我会比现在更爱你。

  这个世界上肯定有另一个我,做着我不敢做的事,过着我想过的生活。

  看,这是我对衰老的回答。

  某电影影像资料

  我的镜头里第一次出现老人,是一个微电影,我的处女作。片尾参演了一对老夫妻,印象深刻。老爷子叫王铭,老北京,做过地主家的少爷,在北平解放前一晚八抬大轿把老婆娶进了王家大院。儿子在美国定居,两年回来一趟。孙子出息。

  我至今记得老爷子推着老伴的轮椅,在镜头前努力的灿烂。后来,片子获奖,有人开始叫我王老师。要不是半年后有人说他在找我,我早就忘记了“成名作”花絮里出现过这两个人。

  老太太去世了。92岁的王铭想看看老伴。我怀里的笔记本坐了四个小时的车在老爷子的面前慢慢的打开。11分钟的片子,第一次,那些催人泪下的桥段让我觉得多余。片尾,就2秒。泪雨滂沱。护理员手里那个“黄色的小葫芦”攥的很紧。

  杏林养老产业发展(大连)有限公司-杏林养老院老人

  他躺在这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看到这个老人,我想起了王铭。那2秒是王老爷子在这个世界的全部了吧。我无数次想要把那2秒变成两分钟、两小时、甚至是两年。可是我不能。而眼前这个佯装安详的老人,在镜头后我看到了他颤动的嘴唇,不知名的梦魇。而我,开始静静的望着,企图用欢快的音乐诠释出他的惬意。

  不!也许该怀着未知的虔敬,把他们刻画出来,我承认我动了私心,我希望我为他留下的是怀恋,是美好。我把片名定为《迹忆》。我总觉得我该为自己做点什么。

  我坐了下来,挨着一个暴躁的老头,我没说话,他却见谁骂谁,坦坦荡荡,无所畏惧。

  他跟我讲,儿女总是让他操心,大儿子11岁,最小的女儿才8岁。他还年轻,73。

  他说他只能跟我聊一会,马上要去开家长会了,孩子在学校太淘气,他不省心。眼里闪着无奈和骄傲。院长走过来,说可以拍摄了,群演找好了。老头怒了,质问院长为什么不叫他去,为什么要把听他说话的人叫走,他大喊:你咋那么不是“银”,院长藏下失落,哄着,他在那一刻像个孩子。我打算匆忙的离开,起身,想回头,但没有。我想哭,可我没有理由。

  我想没人再需要他了,他眼中没有无奈,只有直白的愤怒。我相信这曾经是一个伟岸的父亲,但现在,他的子女看着他,就像当年,他望着儿女。他享受不了这种失落,于是把目光放在铁一般的臂膀上 ,记忆永远的停留在了“37岁”。

  生活固然有苦难,心酸。但路,还是要走下去。

  杏林人,我不明白他们每天是怎么面对这么多的老人家的。我,只能坐在这,写下故作伤感的几个字。而他们却要扛着,哄着,笑着。老人见到他们,紧紧的握着,感觉他们很轻,像一根稻草。

  所以我在片尾写道:孩子,如果我老了,请对我耐心些。就像你小时候我对你那样。

  杏林人绘制“短信操作图”

  人们不知道从哪刻开始,忽然觉醒,拒绝煽情、拒绝哭泣、拒绝一切大而全的情感表达。仿佛这样就可以将良知树立成一面旗帜。有一句话在影片中因为上述的原因我不曾写到里面。

  你的母亲,期待母亲节么?

标签: 

联系我们- 诚聘英才- 广告服务- 免责声明-

Powered by 经济瞭望周刊  © 2008-2016 jjlw Inc.

版权保护:本网站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经济瞭望周刊所有

未经经济瞭望周刊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